首页 >> 综合信息

从“妖怪村”到“牡丹亭”——专访角艺堂谢慈轩

WDCM上传图片

 

  “红红的鼻子,大大的眼睛,我是充满好奇心的黑猫Kuroro,我最爱毛线,更爱探险,我的家乡来自宇宙一个叫猫眼星云的地方,最近我来到地球,准备召集我的同伴们,展开一连串的秘密行动……”

  2016年11月15日,萌物Kuroro在昆山写下自己第一条微博。从台湾到昆山,从“妖怪村”到“牡丹亭”,从文创产业的起源地到中华文化瑰宝的故里,和Kuroro一起包袱款款、跨海而来的还有他的“家长”——角艺堂数码科技(昆山)有限公司总经理谢慈轩。

  有性格在

  走进Kuroro在昆山两岸青年创业园的“家”,墙壁上的大猫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,谢慈轩介绍说这是角艺堂的Logo,也是他们的吉祥物:“说它是猫吧,长得又好像是老虎,是猫还是虎都没关系,只是想告诉别人‘你是什么’,‘你是什么样的性格’,‘有性格在’很重要。”

  角艺堂是一家以角色IP原创为主要运营方向的公司,在台湾已有15年的资历,由高景星先生创立的“迷母国际”,为其台湾的总部,并在日本东京以及东莞设立了情报中心以及制管中心。2016年8月,角艺堂入驻昆山,谢慈轩的任务便是为Kuroro和他的小伙伴们打造完美的昆山“新家”。

 

WDCM上传图片

 

  在内地房地产行业投身设计及管理的谢慈轩是个格外“有性格在”的人,他来昆山才1年,但来大陆已经9年了。谢慈轩的父亲是广东的丰顺客家人,母亲是台湾的闽南人,现在的他或许可以称得上是昆山的台湾人。上一辈人因为时代的原因而迁徙,这一辈的他却是因为视野和机遇而迁徙。

  “我们这代人在台湾看到的是机会一直慢慢在缩小,框框都框死了。”早期的台湾年轻人纷纷选择出国留学,每年台湾有将近3万人去美国留学,“为什么要出去,就是想看看,打开眼界”。时代的巨轮不停在转,后来的台湾年轻人渐渐选择来大陆闯荡:“到大陆来,看起来是同文同种,眼界打开来却是完全不一样的。不来不知道,一来吓一跳。”2008年,谢慈轩来到大陆,从事房地产行业。

  “比较早来大陆是因为房地产,房地产业蓬勃的发展是一种时代潮流。随着商业环境慢慢成熟、慢慢步入正轨,跨上另外一个设计的台阶。到达这个程度后,就需要用一个设计力的导入来帮助开发者做得更好。”学设计出身的谢慈轩在这个行业一做就是8年。因为工作,他时常在大陆各地行走,因为行走,他迎来了人生中的一道选择题:要不要走出冰冷的砖瓦,去做一些能够治愈人心的东西?2016年,谢慈轩来到昆山,投身文创产业。

 

WDCM上传图片

 

  有环境在

  “20年前的台湾是耳熟能详的亚洲四小龙,但时代是一直在滚动的,我来大陆已经9年了,这么长时间看到的是大陆巨大的改变。”选择为Kuroro和他的小伙伴们“安家”昆山,谢慈轩是经过一番仔细考量的:“昆山有什么独具的特色呢?地处上海和苏州中间,既有面向国际大都会的条件和视野,又有丰富的中华文化的宝贵财富。而这些都是我们这类产业在开创未来时的养分。在这样的条件下,昆山就变成我们落脚的地点。”

  作为文创产业,设计固然重要,市场和制造却也是决定企业命脉的重要因素。谢慈轩非常清楚昆山接壤着两端。“台湾从20几年前开始,有大批制造行业到大陆来蓬勃发展,时间汰换了一批比较不优质的,现在能留在大陆的都是一些优质的台湾加工企业,而他们也想要提升自己的内涵,所以我们和他们做了结合。”的确,产品设计若想在市场上立于不败之地,必须要有很强的加工制造后端做支援,这才是完整的生态链条。而“昆山台商聚集的比较多,优惠政策也不错,整个江苏也都有很好的环境”。

  谢慈轩拿起手边一个以台湾黑熊为设计原型的娃娃:“不要小看它,在设计它的过程中需要做许多讨论,比如车缝线怎么做,制作成本该如何降低等。这些我们设计人是不懂的。”相较一些文创产业“埋头画图”,不管后端制作,导致大量人力、物力和时间成本的浪费,谢慈轩认为“前端+后端”是他们的竞争优势。

  很多商标和娃娃的设计是平面的,一开始设计的时候就要想到如何让他成为立体的,有侧面、有背面、有底面。而设计师的设计如果不能利用工厂的技术做后援,许多都无法实现。“前端+后端”需要时间去累积,而谢慈轩的团队已经累积好了:“这个结合在大陆来讲还比较少。大部分都是谈设计,还没谈到制造,设计跟制造联系在一起,拿出的品质绝对是最精致的。”

 

WDCM上传图片

 

  有文化在

  从后端回到前端,文创两字,文在前。就像Kuroro的诞生起源里写道:“人人都爱猫,但人类懂猫多少?”而人人都爱台湾文创,但我们懂中华文化多少?

  “台湾的文化创意之所以源源不断,是因为吸收了很多中华文化的精髓。”谢慈轩以前会想,台湾堪称文创产业的起源地,“好的东西不应该只在岛上,只在一个小小的范围内被看到”。“被看到”或许是Kuroro“搬家”来大陆的原因之一,但来到大陆才能恍然大悟:“台湾之前蓄积的设计力,完全源于中华文化5000年的精髓。这种影响力是深远的。但台湾只是把一些东西搬过去,可有些东西搬不走、搬不动。”这也是为什么谢慈轩曾对媒体说,角艺堂落户昆山,不仅仅是为了开一家分部这么简单。

  的确,就像台湾只有一个“妖怪村”,而大陆何止有一两个“牡丹亭”呢?“中国有这么多民族文化的内涵在里头,可以挖掘的东西相当深、广、多!”仅仅把文化宝藏“留下来”,谢慈轩觉得这样是不够的,留下来放在一边,那再好的文化只能被称为“古董”,想办法让优质的传统文化及精髓和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,这才叫真的在"做文化"。谢慈轩一直努力在做的就是从商业的角度,“抓住”文化、“留住”文化、“唤醒”文化。

  在谢慈轩看来,能够“唤醒”文化的就是设计。“就好像昆山的昆曲一样,有些人喜欢听,老一辈人还念念不忘。但你要如何让年轻人也喜欢听?”谢慈轩看过很多设计,有些设计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了,可是它“永远年轻也永远可爱,不会因为你是哪个地方的人,哪个时代的人而改变。”成功的关键在于能够为今所用,而设计则是切入的重点。

  “设计不是简单的看起来漂亮就可以,它必须要能运用文化那种切入人心的力量,跟随时代潮流的变迁,创造出让人百看不腻的,会产生心灵触动的,最终甚至变成一个人安身立命、脱离不了的东西。这才是设计真正的力量。”从角色核心出发,结合大陆的市场和中华文化的内涵,这条路是必须走的,也是谢慈轩正在走的。